童蕾潜规则一对二十五·谁与争锋 全 【唐三前世】第十五章-有味砒霜

2015-11-24 / 全部文章 / 123 次围观
一对二十五·谁与争锋 全 【唐三前世】第十五章-有味砒霜

悲凉王此时已冲出玄冰阁。他带着铁笼,一路杀出来,破坏了无数的建筑,杀伤了不少的唐门弟子,来到了外门附近的一处荒丘上。奇怪的是,朱先生、阿豹、马小英、唐白馨此时竟都不在他的身边。荒丘的四周,天高树矮,四面无碍,凉风送爽,让人在登临的时候会眼界大开,心舒神畅。不过,悲凉王到了这里后,心却茫然了。之前,在玄冰阁内,四面八方都有敌人向他进攻,他出手应敌,打得不亦乐乎,而且那个时候唐白馨和朱先生都在他身边,总会给予他明确的指引,令他在打斗的时候有着明确的目标谁为爱情买单,一路杀出玄冰阁。他冲出玄冰阁,来到这片荒丘上,就是受了唐白馨的指引,可是,到了这里,唐白馨却不见了踪影,天高云阔,四处苍茫,这使得他突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小镜,小镜,你去哪里了……”悲凉王左顾右盼地呼喊着。他找不到自己的爱人,就像走失了的孩子,内心十分无助。“阿晴,小镜已经不在了。”随着话音响起,倏忽间,一道人影出现在悲凉王的前方。这道人影,仙风道骨、鹤发童颜,静静地站在悲凉王的前方。这道身影只是刚刚出现,但给人的感觉,却好像是已经在那个地方站了很久很久,就像一个亘古以来从未消逝过的神只。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唐门长老会首席——唐大。“小镜不在了?她去哪里了?”悲凉王望着唐大,痴痴地问。“她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她去了天国。”唐大平静地说道。“天国?天国在哪里?我要去找她!”悲凉王眼里流露出期待之色,他好期望眼前这个老人能告诉他去天国的路怎么走。唐大眼里闪过一丝悲悯,温和道:“阿晴,天国在一个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我们去不了。”“很遥远?我们去不了清烟毒?”悲凉王茫然地重复着唐大的话,然后,他的目光突然一震,射出无比坚定的光芒,这一刻,似乎在他心中升腾起了一个无比坚定的信念,他斩钉截铁道,“不,就算那个地方再遥远,我也要去找她!”二十名长老要想逃出铁笼,可是他们被悲凉王缠住,想逃却逃不掉,没办法,只得全力出手。只是悲凉王一边出手,一边滚动铁笼,这让他们在出手的同时还得兼顾身体平衡,十分不好受。有些真气不济的,被滚动的铁笼颠得头昏目眩,气血翻腾,别说是战斗了,能抱着铁栅保持身体平衡就不错了。一番战斗后,一道人影从铁笼中蹿了出来。蹿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唐大。唐大也是头晕目眩,而且嘴角溢血,受了一些内伤。不过好在他内功深厚,武功也较其他十九名长老强出许多,所以能够瞅准机会,顺利逃出。唐大落地,目光骇然地看着铁笼瞬间滚向了远处。“没想到,你疯病那么多年,武功非但没有退步,反而取得了很大的进步!阿晴,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我自认为已经很了解你了,可是,现在我才发现,原来我对你了解得还不够全面,你武功进步得太神速、太惊人了!”唐大擦去嘴边的鲜血,眼里的神色十分震惊。这么多年来,悲凉王一直身居地牢,每日都过着猪狗一般的生活——当然,这是他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唐大派人到地牢中暗中照顾他,同时也观察他的病情。唐大从派去的人那里得知,唐晴疯了之后,每日除了睡觉就是吃药,再没有修炼过武功。唐晴没有修炼武功,可是他的武功却有如此大的进步,这样反常的事情,令唐大百思不解。唐大才喘气休息了没一阵子,那只铁笼就从远处滚了回来。这时,处身铁笼中的那些长老均已头破血流,无力再战,他们全都抱着铁栅气喘吁吁,有的甚至在不停地吐血,似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呵,差点错过了你这只漏网之鱼,来,吃我一剑!”悲凉王一脸的兴奋,然后他举手一劈,一道剑芒斩了过来。唐大并没有躲避,他只是一翻手,手里便出现了一面镜子。这面镜子,看起来十分古朴,它有一个镜柄,镜背金银镂雕,镜面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光滑明亮,映形鉴影。就在悲凉王剑气破空迎面斩来的时候,唐大将这面镜子举到自己身前杀戮一代,那道剑气便斩在了镜面上,只见镜面上白光一闪,那道剑气竟被反射回去,射向悲凉王。“咦?”悲凉王讶然出手,化解了那道反射回来的剑气,然后好奇地盯着唐大手中的镜子,傻傻地问道,“这是什么兵器?居然能将我的攻击反弹回来?”“这是面镜子,叫做高唐镜。”唐大平静地回答。“可以给我看看吗?”悲凉王问道,眼里充满了好奇和期待。“阿晴,只要你听我的话,乖乖回去养病,我就把这面高唐镜送给你玩,你看好不好?”唐大循循善诱道。悲凉王经过一番激战后,体力消耗巨大,精神也显得有些疲惫,而且他已过了一把打架的瘾,所以对唐大的这个提议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他似乎已然忘记,自己打架是为了寻找小镜爱之诡计。“你先给我,我就跟你回去。”悲凉王咬着食指痴痴地说道,他现在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天真的小孩。“好,我给你,你要听话哟!”唐大以大人对小孩的口气说道。悲凉王双目中闪烁着对那面镜子的渴望之色,他深深一点头,那样子,好乖。唐大于是将高唐镜递了过去。这高唐镜,能够将受到的攻击反弹回去,当然是一件重宝,唐大一直将它贴身带着,轻易不乱使用,对其十分珍爱,不过,如果能让悲凉王回去养病,唐大真的愿意将它送给悲凉王玩。将宝镜送出去时,他心里也是非常舍不得,他只希望悲凉王得到它后,不会将之打坏。悲凉王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天真的孩子看到了一件奇妙的玩具,内心充满了好奇和拥有它的渴望,他兴奋地伸出手去,想接下那面高唐镜。可是,就在这时,远处一道浩然剑气直冲云霄,惊天动地。这道惊天动地的剑气,当然就是沈丹舟用惊鸿剑施展“裂灭苍穹”时引发出来的奉节中学。“剑气!”悲凉王蓦然转头,向那道剑气所在的方向望去。只见剑芒耀苍穹,风驰雷动,十分壮观。悲凉王的眼睛在看到那道直冲云霄的剑气后,心里顿时腾地燃起熊熊战火,他的脸上流露出了狂热的神情,那种神情,只有天生的战斗狂人才会拥有。有的人看到漂亮的女子,会非常兴奋;有的人看到值钱的宝贝,会非常兴奋;有的人看到别人落难,会非常兴奋;还有的人看到美味佳肴,会非常兴奋——能够引起每个人心里非常兴奋的东西或事情,都不尽相同长轴液下泵。那么,什么东西或事情,是最能让悲凉王感到非常兴奋的呢?不是女人,不是宝贝,甚至也不是鲜血和丹药,而是——战斗!与真正的剑道高手战斗,才是令他最感兴奋的!在看到那道冲霄剑气后,悲凉王的注意力便转移了,他对唐大忍痛割爱递过来的那面高唐镜再也不感兴趣。“好强的剑气!只有这样的剑客,才配与我一战!哈哈哈……”悲凉王狂笑着,心灵被炽烈的战志炙热,身体骤然爆发出浩然无匹的气势,这股气势,直接将铁笼内的十九位长老震飞到笼外。这一刻,悲凉王的双目,火热,却很清澈!悲凉王看都不看这些手下败将一眼,他狂啸一声,滚动铁笼,向着那道冲霄剑气的方向冲奔过去。他的心中,现在只有一个执念,那就是——赶过去风流黑道学生,与那位剑客大战一场!这个执念,炽热异常。转眼之间,悲凉王便已远去,消失在远处。唐大惊愕地看着远处那道冲霄剑气。那道剑气发生的地方,应当就在唐门山门附近,究竟是什么人,竟能发出如此强势的剑气?“难道是沈丹舟吗?如果真是他,那他的武功可比我们所评估的要高出太多了。不好,唐风有危险!希望阿晴此去,能够让事情化险为夷。”唐大目含隐忧地喃喃自语道。当初刚听到韦仙芸、沈丹舟等人侵犯山门时,他还不怎么在意,以为派唐风、唐楼、唐年等人过去就能轻松摆平,可是当看见这道冲天剑芒,他立即意识到,自己低估敌人了。悲凉王话音刚落,倏地,在他的周围出现了二十四道人影。这二十四道人影,年纪都在五十岁以上,他们都是唐门的长老,任何一人,都曾声名显赫,都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厉害人物。这么多厉害人物此时一起出现在这里,目的只是为了要对付一个人!他们要对付的这个人,当然就是悲凉王。为了对付一个悲凉王,唐大竟带了二十四位长老一起赶过来苏佩卿,足见悲凉王在他们的心中分量之重。不过,对于这二十四位长老的出现,悲凉王浑似未觉,也许,他根本就没将这二十四位长老放在眼里。“唉!阿晴,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不醒悟呢?小镜已经死了,你不可能再将她找回来了,你还是乖乖跟师叔回去安心养病吧!”唐大无限悲悯地叹息着。没错,唐大,就是唐晴的师叔。唐晴入门、学艺、成名、恋爱,直至最后疯病,这些,唐大全都了解,他是看着唐晴长大的,唐晴还是蒙童的时候,曾常坐在他肩膀上玩耍。少年时候,唐晴学艺精勤,经常向他请教。那个时候,唐晴因为口吃的毛病受同龄人歧视,性格很内向,只有与少数几个相熟之人在一起时,才畅所欲言,真心欢快。唐大就是少年唐晴最愿意相处的几个熟人之一。那个时候,唐晴受了什么委屈,几乎都会对他说,而他,除了乐意当一个静心的聆听者外,也愿意将自己的快乐拿出来与唐晴分享伤痛宁片。事实上,他已将唐晴这个小师侄视同己出。他关心唐晴,也刻意地栽培唐晴,看到唐晴在他的关照下茁壮成长、名动武林,他心里一度有过巨大的成就感。这一切,原本是十分美好的。可是,这一切的美好,在唐晴误杀林小镜后,便结束了。误杀林小镜后,唐晴的心情一直很不好,甚至因此而仇视唐门高层,认为自己与林小镜的悲剧就是唐门高层一手策划导致的。从那个时候开始,唐晴便开始下意识地封闭自己,不愿与别人交流。唐大当时就身居唐门高层,是唐门高层中少数几个拥有决策权的长老之一。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唐晴开始疏远他,与他生疏起来。最后,唐晴再次失忆,又得了疯病,竟连他这位师叔的名字也记不起来了。每当想起这些事情,唐大都叹息不已。“你胡说!我的小镜怎么会死?你骗我!快告诉我,天国的路究竟怎么走?”悲凉王突然激动地咆哮起来,然后他一伸手,就向唐大抓了过去。悲凉王随意伸手一抓,也不容小视。到了他这个境界,举手投足,皆为武道。唐大心中一凛,虽然唐晴是他的师侄,可是,那并不代表他这个师叔就能够战胜唐晴。事实上,在唐晴练成旷世绝学混天一气剑后,就算是他的师父,也已无法战胜他。悲凉王一伸手就抓住了唐大的肩膀。此时,如果换了是别人,肯定会被悲凉王捉住。可是,他是唐大,是唐门长老会首席!堂堂长老会首席,岂能让悲凉王这么容易就捉住了?仓促间,只见唐大的身体只扭动了几下,然后他的人便如滑不溜秋的泥鳅,从长袍里滑了出去,闪身到了数丈之外。他施展的,乃是脱身绝技——金蝉脱壳。悲凉王一手抓实,却只抓住了唐大身上的一件袍子。“咦,这是什么功夫?”悲凉王很诧异,然后他望向唐大的眼神开始变得炽热起来。悲凉王眼神炽热,那代表他已对唐大刚才施展的功夫来兴趣了,这对唐大来说,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他可是知道,悲凉王不但有疯病,还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武痴!武痴的特点,就是见到什么新奇的武功,他都想学,都想窥破其中的奥妙。悲凉王现在就对唐大刚才施展的那门脱身功夫很感兴趣,所以他毫不犹豫,对唐大再一次伸手抓出。周围的二十四位长老一看到大长老遇袭,立马纷纷出手,腾身扑向悲凉王。悲凉王这一次没能抓住唐大。二十四位长老的攻势将他阻了一阻,不过,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半分沮丧,反而变得极度兴奋——二十四位唐门长老同时向他出手,这,点燃了他心中的战斗火焰!悲凉王本就是一个战斗狂人,一次遇到那么多强敌,他欣喜若狂。这一刻,他似乎找到了自己生命的价值所在,他一边出手御敌,一边狂笑着大喝道:“来得好,来得好!哈哈哈,本王好久没有痛快地打过一场架了,今天你们就全力出手,一起来打我吧!谁敢不尽力,我就杀了谁!哈哈哈……”他狂笑着,滚动铁笼,碾向周边那些长老。这些长老,成名江湖已久,谁没有几招压箱底的绝学?只是,这些绝学平常却是难得一用,既是不愿轻易显露,也是少有用得着的机会监禁工场。现在,在悲凉王疯狂的攻势下,他们只得将自己压箱底的绝招施展出来。一时之间,绝招奇功,精彩纷呈。悲凉王就像是一个戏迷看到了连台好戏,两眼放光、表情兴奋,他见招拆招、见招学招,一边现学现卖,一边还在大声品评着。“这招点穴术怪医文三块,够快够准,可惜力度不足。”“这路掌法,气势够猛,可惜刚柔不能并济,落在下乘了。”“我看你这几招,是从峨眉派剑法中演化出来的吧,剑走轻灵,有点仙气,可惜你的动作太慢了,根本就无法将其威力尽数发挥。”“哈哈,这几手飞刀绝技不错,不过你发射飞刀的手法太笨拙了,让你看看我是用什么手法将你的飞刀反射回去的。”“这是什么狗屁绝招,够阴损的龙茜吧,居然想撩我下阴,不可原谅,我先断你一臂。”“……”荒丘之上,二十四对一,战斗进行得如火如荼,各类奇门兵器,各路神功绝学,纷纷使出;斥喝之声、兵器交击声,还有惨叫痛呼声,声声入耳,混成一片。罡气纵横,飞沙走石,尘烟弥漫。战斗,从近处到远处,又从远处回到了近处,十分激烈。就连唐大这位本来打算冷眼旁观的长老会首席,也被悲凉王的主动攻势卷入了战局,不得不施展绝学,拼死作战。“哈哈哈,痛快!痛快!再来,再来!”悲凉王不施展混天一气剑,只凭着现学现卖,以及一些其他门派的奇功绝技,就将包括唐大在内的二十五位长老打得落花流水,当真生猛异常。半炷香时间过去,已有五位长老身受重伤,被轰出战局之外,爬不起身来。唐大见势不妙,忙飞身退到远处,高声大喝:“用锁链大阵拿住他!”众长老闻言,纷纷跳到远处,并从身上拉出一根根黑色的锁链来,长长的锁链在他们手中甩舞,呼呼作响。这锁链大阵,乃是唐门先祖所创,施展时,组阵的人越多,阵势的威力就越强大,其威力要比组阵之人个体实力的叠加强出很多。唐大当上长老会首席后,就下令让长老会长老联合演练这个锁链大阵,以备不时之需。现在,为了拿住悲凉王,唐大动用锁链大阵了。悲凉王看到长老们纷纷跳到远处,取出锁链要组大阵,他并不阻止,也不前去追击,只是待在原地,脸上充满了期待。他现在不怕敌人变强,他只怕敌人太弱,让他无法打得尽兴。“上!”唐大一声大喝,当先飞到半空中时空罪恶,然后又有六名长老也飞到了半空中。除了身受重伤爬不起身来的五位长老,包括唐大在内的其余二十名长老不约而同抛出了锁链,电射向悲凉王,瞬间就封死了悲凉王前后左右上下所有的去路。这些锁链不只是能够直线攻敌,它们在巧力的控制下,还能够在空中相互交织,结成任何形状,而且锁链一旦相交,真气相合,每一根锁链的威力都会得到大幅度增强。捆、锁、罩、击、勾、拉、抛、甩,各种各样的攻击手段连绵不绝!二十人合力施展的锁链大阵,其威力相当于他们个体实力叠加的五倍!也就是说,现在这个锁链大阵的威力,相当于一百位长老齤共同出手!这回轮到悲凉王落在下风了。悲凉王虽然精通百家绝学,手段强绝,可是在这锁链大阵里,依然被逼得手忙脚乱。他的身体虽然已修炼到金刚不坏,但在这些强劲锁链的无数次撞击下,内脏还是受到了一些震动。在四面八方的锁链攻击下,他站都站不稳,虽然有时也能发出几记反击,可是都被敌人用阵势一一化解掉,根本无法伤及敌人,他好像被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万龙朝宗!”唐大狂吼着指挥。孔垂燊其他十九位长老听到唐大的喝声,立即将手中的锁链急收而回,然后又疾甩了出去。锁链如条条蛟龙飞进铁笼内,缠向悲凉王,只是转瞬工夫,二十根长长的锁链交织在一起,将整个铁笼内外都裹得严严实实的,整个铁笼看上去竟像变成了实心的一样。悲凉王此时已被那些锁链绑成了一个大粽子,捆在铁笼的铁条上,只有头露在外面,身体四肢无法动弹。好一招“万龙朝宗”,竟将铁笼内外缠了个严严实实!众长老看到悲凉王终于被捆住,这才松了一口气。在刚才合力施展锁链大阵时,他们都消耗了大量真气,累得满头大汗,所以战斗一结束,人人都气喘如牛,或坐或躺,一副累蔫了的样子。可是,战斗真的结束了吗?众长老当然希望战斗就此结束,事实上他们也都认为战斗已经结束!可是,悲凉王能如他们所愿吗?“这个锁链大阵果然厉害。”悲凉王大声赞道,同时用力挣了两下。——当然是挣不动。“唐晴,不要白费力气了,这么多锁链锁着,你是挣不脱的。”一位唐门长老望着悲凉王说道。在场的长老们都在注视着悲凉王,虽然已制住了悲凉王,但是悲凉王的强大他们有目共睹,他们在心里对悲凉王的武功还是非常服气的。“是吗?”悲凉王说完,蓦然仰天长啸。长啸声起,“锵”的一声,宝剑出鞘的声音自他体内响起,然后,只见无数道剑芒从他体内蹿出,白光耀目,这一刻,悲凉王的整个人,就像是光芒大放的一个太阳。夺目白光中,一阵金铁交击之声响过,铁笼内外互相交缠着的那二十根锁链瞬间被斩成万断卡罗德钢琴,爆飞出来。如此情景,令在场的长老们一个个都惊得目瞪口呆,他们虽然亲眼目睹,但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悲凉王居然自体内发出剑芒,并能斩断二十根锁链,挣脱束缚!众长老吓得纷纷站起。“你们不是要捉我吗?既然你们要捉我,那我也要将你们捉到我的笼子里来!哈哈哈……”悲凉王气势惊人,乱发狂舞,然后他滚动铁笼,向众长老碾过去。同时,悲凉王双手齐动,高声连喝:“进来,进来,都进来!”在那一刻,悲凉王身上透发出无匹的气势,震得所有参与了锁链大阵的长老脑中瞬间一片空白,然后将他们一个个全都捉进了铁笼中。直到被捉入了铁笼中,这群长老的神志才完全恢复过来。神志一恢复,众人立马全力出手攻向悲凉王。这样的近距离攻击,更为凶险。“哈哈哈,这样才带劲!”悲凉王狂笑着,滚动铁笼,一路狂奔,同时大打出手——他喜欢在这种极速中体验激情。唐大将高唐镜收入怀中,然后目扫二十四位长老。现在,二十四位长老均伤得不轻,大部分都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不是骨头断了,就是五脏移位、筋脉受损,丧失了行动能力。如果不是之前唐白馨曾经请求悲凉王叫他不要杀人的话,只怕这二十四位长老已没有人能够活着了。其中只有四位长老还没有丧失行动能力,是因为他们的武功较另外二十位长老要高出一大截,他们的名字分别叫做:唐猛、唐增、唐渐、唐高。他们四人也受了伤,不过伤势较其他人轻,虽然也很狼狈,但是比其他长老好多了。他们从地上爬了起来。四人站起来后,都震惊地望着远处那道冲霄剑芒。“好强的剑气!”“是什么人?”“肯定不是我们的人。”“废话!”“看地点,应当是在山门附近,那里有家主坐镇,应当不会有事。”“难说。”“……”唐猛、唐增、唐渐、唐高四人不安地议论起来,最后,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唐大身上,他们知道,针对如此局面,这位长老会首席肯定会重新厘定对策,作出相应安排的。《孙子兵法》中言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这话的意思就是,在战场之上,情况瞬息万变,指挥者只有像水一样,随机应变、灵活变通,才能指挥战斗取得胜利。唐大现在正针对战局的变化,作出战策调整。“唐猛、唐增,你们二人留在此处,照顾受伤的众长老。”“唐渐、唐高,你们二人拿我令牌,以最快的速度去办三件事:第一,传令钟塔守卫敲响警钟,唐门上下,紧急备战;第二,调谴长老会的救护队到这里来,替众长老治伤;第三,调动地煞部队,令他们奔赴山门,支援那里的战斗。”唐大一口气连下了四道命令,并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扔给唐渐。四人同时应命,唐渐和唐高执行命令去了琼英卓玛。下完命令后,唐大腾身飞起,疾向山门方向赶去。那位厉害的剑客身处山门附近,而家主、制器窟主事、炼药窟主事也身处山门附近神魔布袋戏,刚刚悲凉王又向那里赶去了,这么多高手和重要人物都在山门附近,唐大身为唐门长老会首席,是唐门战斗的总指挥,他当然也要赶去那里。唐大将战局重心放在了山门附近,认为那里才是决定胜败的战场,殊不知,真正的危险不是来自唐门外部,而是来自唐门内部。此时,在唐门内门,一场暗战,已悄然展开………………内门,炼药窟核心重地。实验室前方,一个水上凉亭里,夜风徐拂,惹人幽思。一道蓝衣人影静静默立,他身体修长,双手背于身后,仰首望天。他的年纪虽然不到三十岁,可是他的眼神却似乎饱经沧桑,已回归空灵。如果你注意看的话,会发现,他眼中的那种空灵,与朱先生眼中的那种空灵是多么的相似。从他那凝定的目光,和眉宇间透着的那股坚毅中,你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这个人一定非常不凡。他是谁呢?入夜的天空中,有一只云状的金色凤凰。凤凰是吉祥之物,不过,蓝衣人心头明白,今夜,它注定带来灾凶。“当……当……当……”钟塔方向,一级警备的钟声震荡夜空,唐门内外所有留守人员均心中一凛,知道唐门这次是遇到严重敌情了,他们纷纷执兵披甲,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凉亭里的蓝衣人却静默如故,他似乎对那钟声早有预料,并不感到惊讶。“听到一级警报声还能无动于衷,三姑爷,你的定力,老夫真的很佩服!唉,家主没有安排给你一个带兵打仗的职位,真是可惜了。”随着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一个手拄拐杖、佝偻着身子的老者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蓝衣人身后。这个老者看起来已是年迈力衰,不过你若以貌取人,对他放松警惕,只怕哪天你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有什么可惜的?我本郎中,略通医药,家主安排我进入炼药窟,那是理所应当的。只是我一来便顶了巫爷你的位置,实在很抱歉。”蓝衣青年凝定如故,淡声说道。听到蓝衣青年这貌似谦虚但却不假辞色的言语,老者面色僵了一僵,眯得只剩一条缝的眼帘内,闪过一道凌厉的寒芒。这个老者名叫唐巫,已有七十多岁的年纪,但威名极重,连续三届扬威大会名列天榜第五。蓝衣青年名叫唐文超,是唐风第三个女儿唐雨诗的丈夫,所以,除了唐风外,唐门中人均称其为“三姑爷”。唐文超本不姓唐,他本姓孙,乃是一代药王孙思邈的嫡系玄孙。他继承家传医术,十八岁出道,二十五岁便已名满天下,时人赠他雅号“医道圣手”。孙文超做了唐风女婿后,得赐姓“唐”,很快便得到重用,唐风安排他进入炼药窟核心重地,从事药物的研究、开发工作。由于他表现优异,唐风破格提拨,让他出任秘密药物开发项目的负责人。而该项目的原负责人唐巫,因为表现不佳,受到降职处分,现在是孙文超的副手。唐巫被迫屈居于一个年轻后生的手下,表面上虚与委蛇,装做并不在意的样子,但孙文超知道,这个老家伙在心中肯定恨他恨得要死。“三姑爷,别说那样的话,老夫尸位素餐,对唐门没有什么贡献,早就应当退居二线了。你才华出众另类书僮,家主提拔你,让你代替我出任负责人之职,那是理所应当的。”唐巫眼中的寒芒乍闪即收,马上装做一脸愧然地说道。虽然刚刚那一刻,他心中陡起了一丝杀念伯劳鸟叫声,不过理智还是压住了恨意,最终他选择隐忍。毕竟人老成精,他已不像年轻时候那么热血冲动了。“哈哈哈,哈哈哈……”孙文超骤然转身,看着唐巫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中,充满了无限揶揄的味道。“三姑爷,你笑什么?”唐巫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三姑爷,你笑什么?”唐巫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本来打算隐忍的,可是孙文超这突如其来的笑声,让他本来已经压下去的恨意一下子又喷涌了上来,他感觉孙文超现在的大笑就是在嘲笑他的虚伪。“巫爷,你又何必隐忍、作贱自己呢?你心中明明极恨我,而且刚才还对我起了杀意,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孙文超笑容收敛,他望着唐巫,眼中揶揄之色愈甚。自己身为威名极重的长老,竟被一个年轻后生这样揶揄,这对于唐巫来说,就是一种屈辱。他虽人老成精,不过修养功夫还没有达到唾面自干的境界,所以,他心中的杀意再次涌动。“三姑爷,我已经刻意隐忍了,你又何必道破?!撕破脸皮对我们大家都没有好处。”唐巫目中满布阴霾,冷声说道。“哈哈哈,巫爷,你这话,在这一刻之前,是至理名言,不过现在,它却是错的!我可以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你不用再隐忍了,我让人将你叫到这里来,童蕾潜规则目的,就是要杀你!”“什么?”唐巫愕然。“这周围的明岗暗哨,已被我遣散,现在这里只有你和我两个人,所以,现在我杀你,不会有人知道。”“为什么?”唐巫瞳内寒光闪烁。“看到天上那只金凤凰了吗?它,就是你的催命符。”“你......你是卧底?”唐巫看了看夜空中那只金色的凤凰,突然之间似乎想明白了什么,他的脸色彻底冰冷了起来。“不错。”孙文超自信地笑道。“你是哪个势力派来的卧底?”“等我杀死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生出来的自信,竟以为能杀得了老夫!嘿嘿,既然你自己开口承认是卧底,那老夫确实没有必要再隐忍了,你......就去死吧!”唐巫话还未说完,手中拐杖已带着凌厉的真气骤然向孙文超戳去。“巫爷,我明言要杀你,你却还舍不得施展出看家的本领来,未免也太轻敌了吧。”说话间,孙文超一伸手,就捉住了唐巫戳过来的拐杖。两股浩然真气在杖身上相激,“砰”的一声爆炸,抓在唐巫手中的那半截拐杖受不住真气激荡,瞬间爆碎,唐巫连退三步,踩过的地方石板尽碎,那只执杖之手已是皮开肉绽。而孙文超只是退了半步,他手中的半截拐杖完好无损,而且他脚下的地板也未破碎。甫一交手,高下立见。唐巫闷哼一声,气血翻腾,骇然地望着孙文超。他做梦也想不到,孙文超的内功居然高到如此骇人的地步!一个年纪还不足三十岁的年轻人,其内功修为竟比自己这个修炼了一甲子的人还要高,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如果不是亲自体验,谁能相信?唐巫心头狠狠地抽搐了一下,他望向孙文超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未完待续,每日一更,每天帮西西一个忙咯,谢谢了)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张兆艺
原文地址《童蕾潜规则一对二十五·谁与争锋 全 【唐三前世】第十五章-有味砒霜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