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边的小豆豆txt一家三代共筑港航梦-浙江交通

2014-12-18 / 全部文章 / 96 次围观
一家三代共筑港航梦-浙江交通
点击上方“浙江交通” 可以订阅哦!
一家三代人,与港航有着不解之缘,他们都深爱着港航工作,甘心为港航奉献。“港航梦”在祖孙三代手中接力和延续,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岁月,谱写着共同港航之梦。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放排工人
第一代:程中桔
程中桔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瓯江的纤道上和船帮里度过的。
那时龙泉至温州还没有汽车,更没有火车。一条时而慢悠悠时而汹滚滚的瓯江,便是沿岸群众十分重要的交通途径,更是祖祖辈辈瓯江人养家糊口的母亲河。25岁那年,程中桔从父亲手中接过船桨,开始了撑船谋生的艰难生活,把温州的盐和海货运往龙泉,又把龙泉的山货土产运往温州福州励志中学。年复一年,他成了漂浮在瓯江之上的水上游民。
1956年于小诺,38岁的程中桔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能成为温州瓯江航运公司的一名职工,同年调配到龙泉航运公司工作。那时候,龙泉的竹木柴炭主要靠水路运输,竹木扎成排运至温州。出生在温溪镇的程中桔水性好又对温溪方向熟悉史锦秀,就成了龙泉航运的一位放木排的工人高椅古村。他与同事们不分春夏秋冬,把一条条木排放往温州。
八百里瓯江风景如画,迎着旭日,程中桔站立排头,手扶大刀状的排舵,为自己有幸成为一名新中国的放排工人,感到无比自豪。沿江有滩峡九九八十一道,程中桔的木排一次次闯滩过峡,从不惧怕。然而有一次,当他与侄儿程洪波(龙泉航运公司职工)的木排经过石角汇的时候,突然天昏地暗,电闪雷鸣,大雨倾盆。程中桔预感情况不妙,赶快靠岸难忘今宵简谱,拉起篾链跳上岸,使劲拉住木排。此时,狂风大作,大浪把木排冲向高空,又狠狠地摔下来。用竹篙拼命撑着木排的侄儿眼看叔叔要被拉下水了,迅疾取下砍在木头上的那柄明晃晃的镇排板斧,一斧砍断篾链,程中桔顺势扑倒在岸上。紧接着,木排被巨浪冲得像一条水龙在浪里翻滚绯梦之森,瞬间被打散。侄儿程洪波为保护国家财产,被巨浪卷走了。年轻的生命与被打散的木排永远定格在1960年初夏的石角汇。
1979年,饱经风霜的港航老船工程中桔退休了。
第二代:程建波
1969年,程中桔的儿子程建波被安排在龙泉交通测绘队工作运动会赞词,一干就是十年。1979年,他接父亲的班,成为龙泉航运公司的一名在编职工。在航运公司,程建波撑过船、放过排、修过河道、筑过防洪堤。随着紧水滩电站的建成,龙泉航运工人面临失业,为了职工生活出路马明威,航运公司组建了(下属)交通工程有限公司芭利娅。程建波出任常务副经理,他上任的第一年就为公司挣了十多万元利润,在职工中树立起了威信。1988年,窗边的小豆豆txt程建波主持了安仁码头的测绘设计工作亲亲茉莉花,投资63万元,50吨位的安仁码头至今还在正常使用。
程建波为人一身正气远超炒货,严于律己,有坚定的党性、廉洁的品格班铎,在金钱面前不动心、不伸手。1984年,龙泉航运公司向温州造船厂买了一艘300吨级的轮船,用于在温州、舟山等地跑运输花甲汤,后因效益不佳,公司决定把船卖掉山鹰之歌。消息一传出,乐清航运公司就有意购买,商定63万元成交,这些职工们都知道。而此后,经省航运公司介绍,最终该船以68万元卖给杭嘉湖航运公司。当时,乐清航运公司有关人员曾托人向程建波送礼说情,被程建波婉言谢绝了。
清清白白做人、兢兢业业工作的程建波浴血记者,上世纪九十年代曾连续两届被选为龙泉市人大代表,接着又连续两届任龙泉市政协常委。1993年,龙泉航运公司解体董继昌,程建波回到交通设计室。后来一些老职工由于生活艰难小刀会序曲,曾几次组队上访。程建波深知职工的艰辛,多次与地市交通部门领导协商,解决了老职工们的一些问题,为维护社会稳定作了努力。
2014年,程建波退休了,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航运管理者23岁女毒枭。
第三代:程艳
1997年,程建波的女儿程艳初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浙江交通学校,就读计算机专业,程建波十分支持镇安塔云山。2000年,程艳毕业后到龙泉交通设计室工作,次年考入长沙交通学院读了三年大专加一年专升本。本科毕业后回到龙泉交通设计室工作,为龙泉市乡村康庄公路测绘七百多公里。梅爱偲尤其是近年来龙泉库区码头港口的改建和今年开始的美丽港口创建事业的迅速发展,程艳所在的设计团队为龙泉一号码头和安仁码头的改建等带来的沿库渡口路道改造,做了大量的测绘设计工作。
具有高工职称的程艳手埙,成了美丽港口建设的新一代港航设计者。
文|毛必瑞 陈华
编辑| 阿冯冯冯 设计| 赵艺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张兆艺
原文地址《窗边的小豆豆txt一家三代共筑港航梦-浙江交通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