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大灌篮国语一张车票,一篇旧文,一些想法-涵叔的脑洞

2015-08-09 / 全部文章 / 151 次围观
一张车票可比网,一篇旧文,一些想法-涵叔的脑洞

现在出行已经很少带钱包了,取钱的时候看到了钱包里的一张旧车票。三年前,我大三暑假,返回学校准备考研的路上,发生了一些事情,当初我还特意写了一篇文章。翻了QQ空间,再看新兵正传,有些不一样的体验。
以下是旧文。
喜欢一个姑娘,无关爱情。 K1167次列车甲继海,七月十四日晚上十一点到站,第二天早上六点抵达武昌站。 我在8车12座,靠近走廊。车快要开的时候,上来一个姑娘,轻声说了句请让一下,我十一座的。我当时尚无困意,让座的时候细微打量了一番,白色的短袖,淡青色的长裙麝香龟,学生模样打扮,我感觉小我一岁或是差不多大,同时心里也不由得庆幸(毕竟挺担心自己身边坐着位低素质自带邪恶光环的抠脚大汉或者猥琐男什么的,那绝不是好的体验,当年从重庆回武汉那一趟给了我深刻记忆),大学生素质还是基本有保障的,况且是个女生。 之后我继续用我的大诺基亚看小说南堡贴吧,毕竟我不擅长搭讪,尤其是异性。因为前六节车厢空调有问题,所以走道内人还是蛮多的,一位大姐带着她的两个孩子在附近,最小的那个还不会跑。如果在白天,或者是我马上到站,我可能会发扬下风格,让个座什么的,但这是晚上,还有几个小时才到武汉,我做不到。反而旁边的这位姑娘主动招呼让座,确实让我汗颜。当时感觉这个姑娘真的人很好,心灵美才是真的美,而且声音也很柔美,让人容易产生好感·。我也曾有过给她让位的念头,但确实很困,又不知道怎么主动开口,就只能看着她站在过道里,那一瞬间,觉得确实挺漂亮,很喜欢。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那位大姐在火车的餐厅里买到了位子,这个姑娘总算重新坐下,坦白来说,我内心当时有那么点小激动。接近一点的时候还不是很困,对面的两位阿姨也问起这位姑娘的一些情况,之前姑娘也把自己的纸给两位阿姨用,真的是与人为善极品异能宅男。从她们的谈话中,我了解这位姑娘在这个时间来武汉竟然是读在职研究生,我一时好奇,问是哪个学校的,她调皮的回了句不告诉你,又反过来问我是哪个学校的,我老实回答皇家理工,她说原来就和我们隔了个狗洞啊,我瞬间明白过来,她是华师的。我挺好奇她岁数看起来不大,为什么都在职了,她回答也是刚刚工作,第一年需要在夏天回学校读朴升智,之后两年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就可以了。细问之下原来是师范生,在一所中学教化学,问是在哪里教学的时候同样是一句不告诉你唐朝好医生,让我也郁闷片刻。当她知道我开学读大四的时候,让我喊她师姐,我觉到这个称呼挺别扭的,她又跟我讲在实验室就得这么喊,老师还要喊老板,一下子给我逗乐了,见我对这个称呼甚是抗拒,就问我是不是觉得她长得小,我本想问她年龄,后又觉得还是不太好,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师姐二字坚决不说出口。其实很想对她的善举进行称赞的,但直接说姑娘你是个好人,这太傻了,之后也就没再开课。 到了后半夜,都很困,我把钱包从右侧转移至左侧,靠着她这一边也确实很安心。不知不觉间就靠着座位睡着了,大概四点多的时候,醒来发现姑娘的头靠在我的左肩上,仍在睡着,我脑海中忽然闪出一个类似的段子,大概是把水洒在衣服上,等女孩起来告诉她这是流的口水,然后索要电话号码之类的,我当时不由得感慨自己的低级趣味陶朱公生意经。不好意思把女孩惊醒半城风月,就保持姿势不变,这样子很容易就感到肩膀很困,于是就想着其他的方式来分散注意力。嗯,她的长裙正是我觉得女孩子穿才最有味道的那种类型,显得旖旎;白色的帆布鞋,符合她的气质,她当老师也一定会受学生爱戴的,真善美这些美好的东西,她都拥有大叶榄仁。闻着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我心里也有点乱,有点希望几年后我也能遇到一个相同的姑娘。我首次希望火车开慢点,空中大灌篮国语晚一点到达。 过了一段时间,她醒来了,发现靠在我肩膀,大概是有点尴尬,改去趴桌子上,幸而我保持姿势假寐,她也没察觉,我也是等一会儿后假装被声音吵醒。因为精神都不太好,之后也就没怎么交谈,都是躺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睡一会儿醒一会儿。这次车竟然是早半个小时到站,搬行李时她谢绝了我的帮助,背着一个包提着旅行箱下车。 脸盲症比较严重的我,分别没多久,便渐渐记不起她的容貌,但这个穿裙子帆布鞋的姑娘形象,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喜欢这样一位姑娘,单纯的喜欢,无关爱情。毕竟,喜欢一个人和被人喜欢,都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她是位好姑娘,我衷心祝愿她一生平安,幸福安康。 后记:我只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曹功先,但她却在我脑海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昨晚的这个时候明末风云,我被她的善良开朗所吸引,今晚的这个时候,写下这篇文字作为回忆。一开始在想,用“妹子”“美女”等来修饰,但这样显得轻浮,”姑娘“二字,让我想起了一首老歌,歌曲里的小芳,和她的形象,在我的大脑里重合了。这次的车票,我会保存着,留作纪念。2014年7月16日凌晨,记于武汉理工大学
三年过去了,我经历了很多,比如两次考研失败,多次公务员笔试或者面试失败,并没有成为当年想成为的更加优秀的人张思伟。
习惯了一个人在城市拼搏,甚至喜欢一个人过。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火锅。周围同龄人已经有人买房结婚,快一点的孩子也即将诞生。一想起这有可能是我将来要过的生活,就从内心里感到恐慌幻影丹尼。然而这却是大部分人必须要经历的。我现在更多的是对精神上某些方面产生共鸣的异性产生某些好感,程度仅仅是喜欢,离爱还是差太远鸿业兴园。
最美丽长发未留在我手,我也开心饮过酒。这种单纯美好的感情我十分能理解,有时,喜欢确实可以不以占有为目的。美丽的花,就让她在田野里绽放吧。韩艺博周指导当年这句评论深得我心二后生挖眼睛。而且,喜欢你,与你无关,这种自由,也是现阶段的我所推崇和追求的前官礼遇。
留给我在帝都的时间不多了。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张兆艺
原文地址《空中大灌篮国语一张车票,一篇旧文,一些想法-涵叔的脑洞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