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搜索神器怎么用一来就在被流放,还成了混世大魔王的童养媳?-缘梦阅读

2019-05-25 / 全部文章 / 202 次围观
一来就在被流放,还成了混世大魔王的童养媳?-缘梦阅读

雨丝儿从云层中慢摇而下,柔如飘絮,润物无声。渐渐的,雨势大了,变成斜射的雨箭,溅在茂密的枝叶上的雨星儿化为腾腾水雾,漫天泛起氤氲的白,难以分出丝缕。
萧湄从来没有像这样在雨中近看云飞雾起,一时间看迷了,没有注意到一头目带妖异血红的银色巨狼从林深处蹿来,足不惊尘的落在她身侧。当然,即便看到了她也无可奈何,要知道她现在变成了婴儿,除了身上有个泛白光的玉佩上有“萧湄”两字,浑身上下就只一个大红肚兜。除了那个玉佩发的光形成护罩护住她,不受风雨野兽的侵袭王歌慧,她无水无食也无力动弹,没人搭救就只有应了那句话“活着就为了等死”。
穿越了,她很困难的让自己确认了这一点。以前梁丽那大龄剩女恨嫁时都嚎叫着要穿越异世当个坐拥三千面首的异界女主,没料这潮流梁丽没赶上了,倒让自己赶了。都说是装B遭雷劈,她却是躺着也中枪,仅仅在小侄女儿乐乐玩一款据说是刚出来的修仙游戏时,帮那小丫头擦泼在键盘上的果汁,结果屏幕上白光一闪,引得一声晴空霹雳,她就光荣的加入了穿越大军。
银色巨狼伸出前爪,却被那白光罩阻住,停在离萧湄小脸儿只有不到半寸的地方,她还浑然不觉,定定的看着天空云卷云翻,直到密林深处一道清叱“孽畜尔敢!”才让她惊回首,发现了近在咫尺的巨狼,骇得魂飞魄散。
一个手持长剑的白色古装长裙女子翩然踏林而来,美得像画里的人儿,凛凛然却如天神散发着赤色毫光,看得萧湄双眼发直喉头发干,更加确定一件事:这不是做梦,自己千真万确穿进了修仙世界,这狗血的情节,她听梁丽的异界美好人生设定没有一千回也有八百回了,听得耳朵都起茧了。
想想也不错哦,即便这异世也处在拼爹年代,按梁丽那些美好的设定,身为穿越女主都有横扫天下的实力跟让异界主神眼红的福缘,凡有不开眼的绔纨招惹咱一概轰杀。
林翔,想当初那个与她山盟海誓的男人,变心的速度,比她短发长至过肩的速度可快多了。那是她最纯最真的初恋啊,她试图挽回过,结果却是在沦丧了自己的心之后,又拱手把自己的自尊奉上。往事不堪回首啊,萧湄认为浪花水表,自己应该更珍惜这重新来过的机会,再有林翔之类的渣一概人道毁灭。
在萧湄又开始神游天外时,银色巨狼一声惨厉的嚎叫响彻云霄,那个像小山包似的身体腾起十米来高,像纸糊的灯笼一般碎裂化为笼罩十米方圆的血雾团。
傻傻的看着血雾爆开,萧湄没有察觉到一道赤色光带卷来,连她带白光罩一起卷起飞入白衣美女怀里。一声柔柔的叹息“可怜的闺女”,让她回神来,略一偏头,对上一双温柔似水的美眸,便沉溺在那散发着母性光辉的眼神里,“妈妈”的呢喃声出口,她亦无所觉,倒是让白衣美女听见了,却只当小婴儿无意识的呢喃。
能阻挡风雨野兽侵袭的白光罩,似乎对白衣美女不设防,任其手伸到萧湄脸上,将她的头按进自己怀里。没等萧湄明白过来,嘴里已被塞住,甘香醇美的乳汁喷涌而出,让她几乎来不及吞咽。
饥肠辘辘的萧湄饱餐一顿后,再打量救命恩人,发现她眉峰紧拧,嘴角带着触目惊心的血渍,气色也灰败不堪,不由得让她大急,可惜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依依呀呀的叫着。
“好个灵慧的丫头,做我媳妇儿好不好?”低低呻吟一声,白衣美女换了只手抱萧湄,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愁眉舒展,咭咭笑道:“就这么说定了,媳妇儿,以后娘不在了,要帮娘好好照顾青琰哦。”
只看那张一笑令天地失色的娇靥,萧湄就没有任何立场的把自己卖了:不就是做童养媳嘛,姐认了,那叫青琰的小弟弟,姐以后罩定你了!
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烈咳嗽,让白衣美女接连喷了几大口带血沫的血,这让萧湄很是忧心,但一股倦意上涌,她陷入了昏睡之中,所以不知道白衣美女怎么带她离开那里,只知道醒来时已经在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里,身上盖着厚软的白色,除了抱着她的白衣美女,同车的还有一位浑身透着冷冽之气却帅得掉渣的蓝衫青年。
斜偎在蓝衫青年怀里的白衣美女气色更见灰白,更让她惹人怜爱。她的脸上却带着些天真少女特有的慧黠,抚着萧湄粉嫩的小脸蛋儿柔声说:“彦哥,媳妇儿对叶嫣儿女侠有救命之恩,所以要给她跟黎家嫡系子弟一样待遇哦。”
啥米?明明被救的是自己好不好!萧湄想诚实一点,嘴里却只能吐出依依呀呀的婴儿呢喃,除了她自己别人也听不懂。
蓝衫青年石化般不言不动,白衣美女马上翻了脸,伸手揪住他的耳朵,气呼呼的嚷:“黎天彦,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
汗,美得像嫡仙的叶嫣儿原来也可以悍猛如河东狮!萧湄眼里闪动着晶亮的光陈布雷简介,樱桃小嘴也咧开来,发出咭咭的笑声,引得叶嫣儿大惊叫怪的叫:“咦,彦哥,我发觉媳妇儿听懂了我讲话耶!”
“嫣儿,睡一下好不好?”那石块脸终于有了变化,黎天彦僵硬如石雕般的脸上透出深深的哀恸,他低声央求时带出些抑制不住的悲伤,都让萧湄明白叶嫣儿身体状况只怕恶劣到回天无力的程度了,她的泪水顿时泉涌而出。
“湄儿怎么哭了,饿了是不是?娘忘了喂奶给你吃了耶。”
“呜——”悲啼被奶汁堵回去,萧湄的泪水流得更凶了。叶嫣然的身体就在她泪水狂涌而出的时候渐渐冰冷。
“为了青琰那个废物,你不顾自己刚刚生产只身千里寻药,你置我置他的兄妹于何地!”幽幽的,带着浓浓恨意的声音,从黎天彦的唇齿间挤出来,他的脸色也阴得怕人。
萧湄被吓坏了,嗓子发干,只是身体仿佛是水做的,泪水狂涌不止。
接下来,马车里安静得吓人,驾车的人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车赶得又平又稳。
大约过了一天,马车才停下,车门打开,黎天彦抱着怀拥萧湄的叶嫣儿一下马车,拎小鸡一样把萧湄拎起来扔给恭敬伺立在车旁的大管家,没有抑扬顿挫的说:“青琰的妻子萧湄,待遇同嫡系弟子。”然后避瘟疫一般抱着叶嫣儿掠进城堡般的黎府大门。
这黎府还真是气派,通向穿山游廊院的甬道就贯穿了三座门楼。门楼下均有三级石阶,雕刻着花纹,据萧湄的推测这应该是寓意着步步高升。
穿过三道垂花门,看得眼花缭乱的萧湄被带到一座精致的庭院,屋檐雕刻着凤戏仙桃图案,门柱撑拱也雕刻着太平吉祥的图案。正房面阔七间,东南和西南设有角门甜果乐园,与边院和甬道相通,除由两尺见方的雕花青砖铺设的地方,都种上了梅花。
那些黝黑仿佛枯死的虬枝顶端涌出的梅花,凝腊般的花瓣在斜阳的照耀下变得透明,风掠花枝,香风袭人。院子里洒扫与折梅枝的丫头清一色穿着青色水绸掐花的对襟小褂,玉色水绸长裙,看着清爽索利。看到大管家进来,她们纷纷行礼。萧湄看她们脸上的表情竟似带着期盼意味,揣测她们大概在希望能被大管家这个直系上司带出这座庭院。
就在萧湄胡思乱想时,一个衣饰精致的大丫环走了过来。她算不得美人,但胜在气质出众,行罢礼后温文尔雅的问:“大管家来是?”
瞧瞧,这黎家连一个丫环也跟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似的,搞不好是侯门深似海,自己被带进来福祸难料啊!萧湄无比纠结也无可奈何的听大管家说“青琰少爷的妻子,待遇同嫡系子弟,要仔细照顾。”这老头儿把话撂下后就撒手走了,她则被留在那个一庭腊梅熏染得的香腻而生机勃勃的院子里。
饿得前心贴后心的萧湄,深深的吸了口风里花香,可怜巴巴的望着抱着自己的女人,而对方正在打量她那块那不知何时隐去光华的玉佩,嘴里念:“萧湄。”
院子外有个拎着药包的丫环一阵风似的冲进来,惊惶叫:“巧儿姐,夫人归天了!”
抱着萧湄的女人身形飘出去,一巴掌抽过去,脆响的耳光声里,她煞气十足的喝道:“再敢乱嚼,仔细你的小命!”
院子外又跑进来一个丫环,满脸是泪的泣道:“兰花说的是真的,爷身边的黎诚亲口说的,夫人重伤不治身亡,爷吐了一口血,现在也昏迷了。”
巧儿踉跄倒退两步,扶着廊柱才稳住,仰面望天跪下来,哀哀泣道:“夫人,奴婢这阵子一直心神不宁,还以为是应在二少爷身上,却没——”
“巧儿姐,现在不是哭的时候爆乳音头,我们得想想退路了。二少爷没有修炼天赋,没有夫人做靠山,只怕不等十五岁冠礼,就要被剥夺嫡子身份,以后留在黎家也是杂役了。”
猛的跳起来反手一掌抽得兰花原地打了个转,巧儿声色俱厉的喝道:“谁敢有异心,休怪我叶巧儿掌中剑不认得姐妹!”
在马车里听到黎天彦的话之后,萧湄就对黎青琰及自己的未来捏忧,也料到会有人落井下石,想不到黎青琰身边还有叶巧儿这个义仆,唔,姓叶,想必是叶嫣儿的心腹,看她气势不弱,想必还是有所仗恃的吧。
有叶巧儿弹压,这院子里的丫环们不敢有异心,一切照旧,该干嘛还干嘛。
总算等到叶巧儿大姐敛起煞气,抱着自己进屋,萧湄已经饿得头晕眼花了。进了屋,发觉还只是一间穿堂,迎面摆着雕花屏风。转过屏风,左右两侧各一间大屋双凤奇案。进了左侧的屋子,看到四五个丫头围着一个皮包骨头的男孩子,他半倚在靠窗的软榻上,五官倒是精致,融合了父母的优点,只是脸色青白,眼眶深陷,喘气声像破锣嘶嘶的响。
这位,就是本穿越潮女的真命天子黎青琰?萧湄掩面不忍睹,倒让叶巧儿误解了,把她抱过去,半是凑趣半是开玩笑的说:“少爷,少夫人害羞了呢!”
黎青琰那小屁孩儿居然一拍掌甩来,嘶声嚷道:“滚!”
这丫的脾气还挺大的!萧湄心里记上了一笔帐,再不看那病秧子,只拿那乌溜溜的眼珠子盯着叶巧儿,叭叽叭叽的吮着手指头。
“少夫人饿了呢!”估计是带黎青琰这病秧子有经验了,叶巧儿居然懂了萧湄的意思,打发一个眉目有些妖娆的叫桃花的小丫头去煮粥,还特别交待要加青菜泥和猪肝末。
桃花似乎巴不得被支开,脆生生的应了一声,快快的跑出去。她做事倒是挺麻利的银屏灯,不多一会儿就端着香喷喷的粥来了,但萧湄饿过头,在黎大爷断续的嘶喊声里睡着了。
也许是有意,也许是别的原因,叶嫣儿的丧礼没有让黎青琰参加。当然,那病秧子躺在床上连下床的力气也没有了,别说守灵,就是出去吹吹风,指不定就一命呜呼了。总之,叶嫣儿去世像是没有对这个院子产生任何影响。
其实,影响是有的,至少以前桃花她们几个小丫环能到家族药库里取药,现在却得叶巧儿亲自出马才能拿到二少爷黎青琰所需的药,而其他一应用度也都比以前叶嫣儿在世时怠慢不少,叶巧儿却是无可奈何了。
幸亏萧湄的待遇比照黎家嫡出子弟,就算被克扣,也能有所弥补,让二少爷黎青琰那药罐子还能够保持亲娘在世时的生活水准。
黎青琰却不解巧儿的苦心,有事无事就发脾气,不是砸东西,就是拒绝喝药,让一屋子的丫环都忙得人仰马翻。这情形直到萧湄两岁半的时候结束了,她在黎青琰又一次拒绝喝药并砸了药碗后拍案而起:“给我灌!”
坐在椅子上,脚还悬空的小丫头发了飙,让一屋子人变泥雕木塑,而萧湄看没人理她,从那张垫着火狐毛坐垫的檀香木雕花椅子溜下来,气场十足的冲到床边,两只肉呼呼的小手掰开黎青琰的嘴巴,拿出河东狮的气势喝道:“药,灌!”
黎青琰好歹也大了七岁,却被两岁半的丫头吓住了。这也是因为他一向少见外人,而见到的人除了温柔可亲的母亲就是丫头们,被这么粗暴的对待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习惯了黎青琰砸药碗,总会多备一份药,在他砸药碗的同时,巧儿又麻利的端起备用的那碗药,听萧湄的命令,她下意识的喂了一勺子,才反应过来,心疼的说:“少夫人,你会弄疼少爷的。”
对黎青琰最好的除了母亲就是叶巧儿,闻言,他的泪水马上在眼眶里打转。
“不准哭,把药吞下去。”萧湄像前世强迫乐乐喝药时一样,毫不容情,居然吓得黎青琰乖乖把药咽了,再听话的任由巧儿喂完了整碗的药利民网。末了善元堂,她拍拍他的脸颊,老气横秋的说:“都瘦得皮包骨头了,要乖乖吃药,乖乖吃饭,记住没有。”
黎青琰哪敢说个不字,委屈的泪水长流。
不耐烦的皱起眉头,萧湄口齿清晰的斥道:“好男儿流血不流泪,从现在开始,你长大了,不准再哭。”
“我不要长大!让我死,我不要活了!”受到莫大刺激一样,黎青琰撕心裂肺的哭喊道,苍白得近乎透明的皮肤上青筋暴起。
巧儿要安抚黎青琰时,萧湄喝道:“巧儿让开!”
怎么说,萧湄也是黎青琰名份已定的妻,就是巧儿的主子,她发话,巧儿要违抗还得权衡,在巧儿犹豫之际,她扳住黎青琰的肩膀吼道:“你死了我就要做寡妇,我不要寡妇,我不准你死!”
一屋子丫环好容易正常点儿又被吓呆了,黎青琰也直接石化。
“哪怕你对任何人来说是没用和废物,对于我萧湄不是。我得靠你活着才能不做寡妇,所以,你不准死。以前娘保护你,以后我来保护你,你不用担心会有人欺负你。”这时候也顾不得自己小孩子说大人话会惊世骇俗了,黎天彦这么久都没来看过儿子,算是任其自生自灭了,再让巧儿宠下去,黎青琰小命也活不长了,她可不认为黎家会让自己改嫁,所以为自己的幸福考虑,萧湄决定老公还是由要自己调教比较好,不求他建功立业封妻荫子,至少要保证自己不做寡妇。
巧儿泪眼花花的跪了下来,泣不成声。种子搜索神器怎么用她似乎觉得这院子的春天到了。桃花她们也跟着跪了下来。
“都起来,该干嘛干嘛去,我来看着他喝药。”萧湄颇有气势的挥一挥手,巧儿有意不去看黎青琰那小可怜的脸,留下桃花侍候,自个儿带着其余丫环出去了。
乖乖的喝罢药,近四年不肯出房门的黎青琰,听到萧湄凶巴巴的命令他下床到院子里活动活动,小身板一哆嗦,居然没等桃花来扶,自个儿掀开被子就要下床,结果动作太急,差点儿栽下床来,幸好桃花及时扶住他。
躲在窗外的叶巧儿看到这一幕,眼泪“唰”的一下又流了出来。
牵着萧湄的手,一步一挪的来到院中最粗大的腊梅树下,黎青琰小老头般的喘起气来,却不敢像往常那样随意的发脾气。
“包得像个棕子,站着也辛苦,坐吧。”稍用力一扯,扯得黎青琰跌坐在地,萧湄挨着他蹲下来,看了好大一会儿的蚂蚁搬家,又带着他去书房把“男儿当自强”这句话写了十遍,才让桃花带他去休息。
从这一天起,黎青琰的生活变得规律起来,作息时间严格按照萧湄制定的计划。他的受教程度,倒让她暗自感叹:这孩子比乐乐省心多了!
夸口说要保护黎青琰,萧湄自己也不会闲着鹤之泣。三岁以前(她的生日按叶嫣儿找到她的时间算起),她把黎青琰院子里的藏书看完了,基本了解了所在的灵武大陆的情况。
灵武大陆修灵相当普及,修炼体系极其完善。属性共有五行与风、雷、冰、毒、黑暗十大类别。修炼功法分为天地玄黄四级,每级又分为初、中、高三阶。修为则划分为灵徒、灵士、灵师、大灵师、灵尊、灵王、灵圣七个阶段,各阶段细分为九品。功法等级越高,修炼速度越快。
满三岁那天,一直没露面的黎天彦打发贴身侍卫黎诚带她去家族武堂。
走近那个张牙舞爪的玉狮子守护的大门,两世为人的萧湄心态也无法保持平静,心砰砰的跳个不停。看似冷漠的黎诚和气的说:“别怕,夫人为你测试过,你是中等灵根,可以修炼家族功法。”
“但是天赋不佳是么?”精明的萧湄马上听出黎诚言下之意。她反应之敏捷也让他怔忡了一下,才轻轻的点点头。不自觉的呶起嘴,她很有些郁闷的嘀咕:“死梁丽不说穿越女主都运气好得逆天嘛,我这面首三千没影儿,就一个正牌老公还是需要我保护的病秧子。现在我修炼天赋不佳,死老天,不带这么玩人的。”
好奇的望着小大人似的萧湄,黎诚讶然问:“二少夫人,你说什么?”
“黎诚叔叔,我说我命由我不由天,你信么?”是给自己打气,萧湄努力的挤出一脸灿烂的笑了。笑了,她的信心也仿佛在心底滋生,亮若星辰的美眸熠熠生辉,看得黎诚也瞬间失神,暗叹:好一个美人胚子,唉,对二少爷而言还不知是福是祸。
越过黎诚,萧湄像个斗士一样进入气势恢宏的黎家武堂。
黎家是大陆六大帝国之一的天辰帝国修士世家,家族实力在帝国排得进前十。她修炼的功法也跟嫡出子弟一样是玄级高阶《怒炎诀》,辅助修炼的丹药供应也是相同规格,这才让她小小年纪就绽露头角,以三岁之龄引气入体,五岁就成了二品灵徒,不然她要是跟庶出子弟一样修习《吟火诀》,进阶速度肯定慢得像蜗牛爬,不到十岁别想引气入体。
萧湄待遇超标,黎家子弟无论嫡庶都视她为异类。好在她心理年龄超过实际年龄太多,本身也不乐意跟同龄的小屁孩儿一起打混,而且她还有个重要的秘密——身为穿越人士,她不是一穷二白的穿过来,而是带着游戏系统一起穿过来的。
让萧湄郁闷的是,穿越这潮流赶就赶了吧,随身带着的游戏系统却变异了,搞得她这连修炼菜鸟都不是的游戏白痴一样,花了整整七年的时间都还没进入游戏系统——也就是那个只有她能看见的透明显示屏,夜半入眠,她时常在梦里哀叹:“早知今日,当初哪怕跟乐乐学着玩奥比岛,至少现在也能摸到窍门吧。”
恰值春日晴好,落英缤纷,莺舞燕飞寤寐求之。花团锦簇的院子里,凭栏眺望的小萧湄四顾无人,飘身纵出凉亭,落地不沾点尘,隐隐的有赤芒透体而出,显示她小小年纪身手已是不俗。
贼兮兮的偷笑两声,萧湄拿脚要走,就听得花园西的杏花林里传出一道戏谑的女子声音:“少夫人要去哪儿?”“巧姨啊,你就不能偶尔的耳背一回么?”小萧湄抛了个白眼过去。黎青琰在小萧湄的改造下已经康复,让巧儿也变得活泼许多杨小凌。她一阵风似的从杏林里掠出来,笑意盎然蹲在小萧湄身边,怪有趣的问:“现在就让巧姨未老先衰,是不是过分了点?”
通过这两年的相处,得知巧姨是跟叶嫣儿一起长大情同姐妹,小萧湄视她亲姨,所以两人的关系也十分的亲密,闻言她又开始卖萌了:“巧姨故意歪曲人家的意思嘛!哼,不就是想听我夸巧姨长得美,我就偏不说实话。”说罢,还吐了吐舌扮了个鬼脸。
比直接夸还让巧儿心里舒坦,乐道:“少夫人不说实话,真让巧儿伤心呢。”仰面作鼻孔朝天状,小萧湄故作悻悻然:“让巧姨调两个人陪我玩都不肯,我以后都不说实话了,还要把巧姨的镜子都偷走。”
“不能说偷。”巧儿还待劝诫,萧湄已撒开脚丫子跑出花园,朝黎青琰嫡亲祖母叶清音住的碧波阁奔去。她笑着追了去,提拔为萧湄贴身侍婢的桃花也跟了过去。
萧湄跟叶巧儿一前一后的进了卧室,年近百岁仍风韵犹存的叶氏斜偎在床上,斜挽的发髻插着嵌着火榴石的珠钗,身上穿着紫罗兰色的对襟纱裳,配着素纹百褶罗裙,华贵又不刺眼。午睡刚醒的缘故,她衣襟半解,胸前一抹雪白,半垂在床前的裙底露出一只玉色足尖,活脱脱一幅海裳春睡图。待萧湄扑到床面前,她支肘撑腮慵懒无比的笑问:“怎么没去花园玩呢?”
“花都没有祖母好看,也没有祖母香呢!”小萧湄一如既往的拍着马屁,让舒爽得浑身毛孔都通透的叶氏笑不可抑,她还一本正经的说:“湄儿说真的,祖母为什么不信?”
叶嫣儿是叶清音娘家侄女儿,叶巧儿是叶家家生奴婢,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巧儿在叶清音面前也随便得很,凑到小萧湄近前笑道:“让巧儿瞅瞅少夫人的这舌头怎么生得这般巧,谢振南说的话怎么就那么甜呢?”
“巧姨在冤枉飞儿巧舌如簧欺瞒母亲呢!”撅起了嘴,小萧湄边往叶氏怀里钻,边忖凭这演技回到前世混个影后什么的估计问题不大。
“那我要罚莲儿了,巧儿你简直太岂有此理了!”叶氏佯作愤然,奈何被萧湄扭皮糖似的在怀里一阵乱拱乱扭,又撑不住大笑起来。
叶嫣然死时,叶清音闭关未出,年前出关,见黎青琰大变样儿,对萧湄便另眼相看,而小萧湄对这位位高权重的家主夫人自然也是刻意巴结奉承,两人关系处得比亲祖孙更亲。按萧湄自得其乐的说法是:咱是穿越女主,魅力好到花见花开人见人爱的境界了。
在任何一家有底蕴的世族豪门,都是采取扬嫡抑庶的策略,庶出子弟输在起跑线上,能超越嫡出子弟除非是天赋极佳。当然,表现出极佳天赋的庶出子弟也值得家族大力栽培,萧湄天赋虽然不错,却远远达不到庶出子弟让家族大力栽培的标准线,更别说她还是来历不明拣来的童养媳,但这是叶嫣儿的遗愿,黎天彦坚持,黎家权力层怕刺激了他也都知趣的表示支持,但是黎家的女人们对萧湄得到的待遇感到极为不平,背地里闲话不断。
萧湄进屋后不久,三房跟五房的当家主母刘氏跟柳氏领着一群女眷过来,还在院子里就听到叶清音跟萧湄的笑声。三房的当家主母刘氏撇了撇嘴,轻笑道:“这个萧湄还真是个狐媚子转生呢,以后大了,还不定在黎家搅出什么样的风浪呢。”
刘氏扯出话头,众人纷纷低声附和。就连素以温良宽厚著称的柳氏也说了几句闲话。好在顾忌叶清音,她们也没敢多说。
倒是刘氏的孙女黎青萍,她今年十二岁,却是六岁才引气入体,不肯承认是比萧湄的天赋差,而认定是叶清音给了萧湄灵丹妙药,因嫉成恨,人前人后总爱针对萧湄。瞟眼一看桃花在院子里,就故意撞过去,还没等桃花反应过来,她一巴掌甩过去:“贱婢,没长眼睛啊!”桃花不比巧儿有背景,她打来还不能闪躲,硬生生受了一掌,闷哼一声,白皙的脸上顿时肿起五道血痕。
人影一晃,萧湄扑出门来,使一招青蛇出洞攻向黎青萍,迫得她紧接着又踹出的一脚中途收回,她轻盈的落地,换了个金鸡独立的姿势,笑嘻嘻的说:“萍姑娘,我要挑战你。”
“你这是要为这卑贱的丫头出头?”黎青萍年纪不大,心计却深,对萧湄说话徐鹤宁简介,眼却看着随后出来的叶氏。
萧湄哪会被黎青萍这小屁孩子绕进去,笑容不变的说:“萍姑娘,我感觉要突破了,需要一场实战,在场的姑娘嫂嫂们就你的实力跟我相近,所以我要挑战你。”
“嗤”的冷笑一声,黎青萍更为露骨的挑拨道:“明说你要报仇,我就跟你打一场。”
叶清音的脸阴了下来,在巧儿的搀扶下伫足廊檐下冷眼旁观。
“挑战跟报仇有关系么?”萧湄眨巴着大大的桃花眼,好奇宝宝似的东张西望,最后目光锁定了黎青萍的母亲,口无遮拦的说道:“难怪我觉得老有人针对我们香梅园里的人,是三婶主使的吧,她想让青嫣妹妹嫁她娘家侄子不成,不敢惹青嫣妹妹,也不敢惹青瑞大哥跟青璃三弟,就来拣软柿子捏。”
黎青萍扬到底还全名目击小,跟萧湄斗嘴皮子占不到便宜,还把娘扯进来,被撩得心头火气,一个恶虎下山扑过来抡拳就打。
修炼时间比黎青萍短,实力逊了一截,但萧湄仗着身法灵活游斗,把黎青萍累得直喘气儿,她还是气定神闲的进退有度。等到黎青萍心浮气躁之际,借着两人错身之际,连环双脚踹在黎青萍腿弯处,踹了个大马趴。
黎家女眷们中也不乏高手,如叶清音等达到大灵师境的几位,眼界自然不弱,看得出萧湄的战斗素养相当强,一个个的眼中神色各异。
刘氏恶狠狠的盯着萧湄,看得巧儿跟桃花心惊肉跳,忧急不已。
浑似不知大人们心思,萧湄扑到叶清音跟前,洋洋得意的说:“祖母,湄儿赢了萍姑娘,以后谁想欺负我老公,我都这样把她打趴下!”
也知道萧湄嘴里的“老公”是指黎青琰,叶清音下意识的问:“你是为青琰打架?”
“当然!”应罢,见叶清音表情怪异,萧湄眨巴着眼睛,挤出星星点点的泪光,咬唇又问:“祖母不高兴么?”
叶清音展颜笑道:“祖母高兴,为了奖励你,祖母把你找巧儿要的两个人给你,但你得告诉祖母为什么非要他们俩人,要知道他们都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湄儿的事情也很重要嘛!”一听叶氏说出这番话,萧湄更努力的卖起萌来,抱着叶氏的胳膊使劲儿的晃,却不肯明说要那俩人干嘛。直到叶清音再次询问,她才说是要让那俩人帮着炼制出属于祖母的香味。
“又胡说了!自己贪玩,倒拿祖母作幌子。”叶清音笑着拧了拧小萧湄白里透红的脸蛋儿,也没太拿她的话当真,但等萧湄回到香梅园不久,巧儿就把她要的人人给带了回来,并说老夫人有交待不管她要什么材料,只要家里有的都满足。
叶清音身边的大丫头莲儿几乎就是凤氏肚子里的蛔虫,这时也不懂她的心思:“您对二少夫人太好了些吧?”
浅笑着端起茶杯来轻啜一口,叶清音轻言慢语的说:“嫣儿最不放心的就是青琰,现如今有我镇着,各房小动作都不断,要不是湄儿强硬,还有巧儿周旋得好,香梅园还不定是个什么凄惨景象呢,我可不想嫣儿在九泉下还不得安宁。”
“二少夫人当众打了萍姑娘,等于是跟三房公开撕破脸,怕是有得她受的呢。”
“她们敢!”叶清音双眉一挑,姣好的面目中隐然带煞,饶是莲儿也不由得心头一凛。眸中寒芒一闪,她又敛去怒意,似笑非笑的说:“湄儿是个机灵孩子,敢跟三房叫板,想必有所考量,你多照应着点。”
想不到萧湄在她心中如此重要,莲儿又一惊,表示会办妥此事。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张兆艺
原文地址《种子搜索神器怎么用一来就在被流放,还成了混世大魔王的童养媳?-缘梦阅读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