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钟妹一日长安, 穿越千年。 西安城华灯初上时,-我从七月来

2016-01-14 / 全部文章 / 132 次围观
一日长安, 穿越千年。 西安城华灯初上时,-我从七月来



认知里的西安是汉唐盛世的长安城,是丝绸之路的东方发源地,是五千年文明史上的璀璨明珠。
四月某日,从规划到出游也不过三天。
<古(明)城墙>
古(明)城墙有东西南北四面正门,因为住地靠近钟鼓楼,信马由缰走着走着就到了正东门长乐门脚下。下午三点,赶巧就遇到了难得的皇家巡游。
你听,鼓乐齐鸣,你看,列队威仪。周边的车水马龙似乎都静止。私钟妹
就站在围栏边夏小汤,看着穿越而来的他们静静从身边走过。他们的眼神庄严而凝重,华丽的衣袍在风中丝毫不乱,好似不曾消失的皇家威严。
上了城墙,墙头的灯笼不是最常见的春节大红灯笼,而是三只一体竖式,颇似水浒风格。
城建宽度数米,游人不多,看起来挺壮阔。一群红色文化衫的青年人在闹在笑在欢呼。文化衫的红与城墙头的灯笼红相映一体,应景得很。
骑行到第一个瞭望塔,捡到一位同是独自出游的东北姑娘仵德厚。随意聊着,比如城墙有多长,步行耗时ca1561,哪个方位上城墙比较合适。心中窃喜,看来做做攻略还是很实用的,至少可以指路三分。相聊甚欢,第二天的兵马俑之行也是和她一起斗鱼米希尔。
尽管空气干燥,四月的风,却温柔得很,与她聊生活,聊学生时代榆社天气预报。东北特有的喜剧式口音也让一路欢声笑语。
环形一周,两个钟头。都感慨汁波密,要不是有个伴同游,估计都骑不回原点,而是半途而废直接还车了。试想,萍水相逢的陌生力量尚且如此,同学朋友亲人的潜移默化会有多大。
天色暗下来,我们也还了车,此时华灯初上,才仿佛真正置身历史上的长安城。
高楼隐没,车流渐微悬魂梯,你是千古长安,我是匆匆过客。
暗下来的天空是深蓝,暗下来的底蕴是远古。灯光亮起,楼宇通体金碧辉煌。华丽的金色与华灯的红色交织连绵,我是沧海一粟。
一眼繁华,一眼沧桑。华灯初上时,一日长安,穿越千年。

本图为作者手机拍摄
晚风微凉。相约下西楼。
城墙上走下,通道的灯光是温暖的亮黄。青砖是载体。华灯是主角。
游人或感慨,或惊叹。自不枉来这一程。
步行半个钟,又看到了地标钟鼓楼。西安人说,如果你不知道走到哪里,就尝试能不能看到钟鼓楼,它在城的正中央。
夜色下的钟楼有多美,我无法描述。我能说的只有震撼两字,华灯初上的钟鼓楼单环刺螠,也能联想到这个被时光褪去光芒的朝代的辉煌。管中窥豹,略见一斑。

本图为作者手机拍摄
也许,流淌的时光会褪去你的光芒,也许,历史的长河会黯淡你的辉煌,但瑰宝从来都无可替代,记这五千年来时间轴上最耀眼的坐标。

本图为作者手机拍摄
<兵马俑>
火车站对面有直达兵马俑和骊山华清池的公交车魔道天君,千万要认准,因为很多揽客的小商贩也夹杂其中,极易上错车买错票。
车行约一个半钟,到达兵马俑大门口松本大洋。人声嘈杂。
等到正式进入1号坑刺老芽,已经将近上午九点。为了保护文物,场馆内温度较低。九点钟的阳光还能从场馆上方撒入,照在兵马俑上。

本图为作者手机拍摄
管内面积不大,但是在看到这么整齐的俑队,还是被震撼到庞祖云。
神情,栩栩如生,或笑或呆或肃然。
长安长安,守护,从生到永生。
据传,兵马俑是修筑秦陵的同时制作并埋入随葬坑内。郝璐璐它们的背后是当时社会最底层的劳动人名一步一阶的流血流汗。也许,修建搬运的古人还是十来岁的少年,也许是耄耄之年的老人探虚陵现代篇,或被驱役刘奶奶绕口令,或被鞭打娘妻演员表,在烈日下在风雨中日日劳作超昂天使,几经战乱与毁损,最终留下今日所见。
尾声:西安行,除了上述感官最为震撼的古城墙和兵马俑,还有很多景点可以继续游,比如骊山华清池黄光宜,壶口瀑布,或者市区的碑林博物馆、大雁塔、大唐芙蓉园,总有一款震撼你。

本图为作者手机拍摄
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张兆艺
原文地址《私钟妹一日长安, 穿越千年。 西安城华灯初上时,-我从七月来
文章归档